微网站   |   搜索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社情民意
您当前位置:黔南州统战部 >> 社情民意 >> 浏览文章

关于城乡融合发展户籍制度改革 过程中的几点建议

作者:赵发扬 日期:2019年07月17日

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的意见》中提出,到2022年城市落户限制逐步消除,到2035年城乡有序流动的人口迁徙制度基本建立,促进城乡融合发展。

取消户籍限制,实行统一的城乡户口登记制度是城乡融合发展的根本,也是实行公共服务均等化、平等社会福利的基础。土地(生产资料)、住房(宅基地)、教育、社保、医疗、养老等核心利益问题的解决是确保户籍制度改革的顺利实施的关键。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教育、社保、医疗等方面的改革正在有序推进,广大人民群众也逐渐认同和接受。就其他几个问题建议如下:

一、土地问题

在农耕时代土地是农民赖以生存的根本,是主要的生产资料。目前,虽然生产经营多元化,但是土地仍然是农村、农民的核心利益所在。 十九大报告中明确:“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再延长30年”这个时间节点和“到2035年城乡有序流动的人口迁徙制度基本建立,”这个节点基本吻合,在此期间要稳妥的推进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主要是土地“三权分置”(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问题。所有权毋庸置疑,关键是承包权和经营权。一是土地收益。取消户籍限制,实行无差异化的户籍制度,可以享受了均等的社会福利待遇后(公共服务由于城乡地域等原因,仍会存在一定差异),作为原来的农村户籍人员比原来城镇居民户口人员多拥有一份重要的生产资料——土地,优先取得收益,如何平衡两者利益,需要进一步研究解决;二是承包权与经营权权益的确定。要实现农业现代化,提高土地的利用价值,集中流转农民承包的土地实行规模化、标准化生产经营必不可少,在户籍改革中过程中,需要用法律的形式把土地承包者(农民)和土地经营者(大户、合作社或企业)的权益区别和确定下来,解决两者对土地收益问题的后顾之忧。三是集体土地收益分配权。实现户籍无差异后,研究解决农村外迁人员对原来集体土地收益分配权的问题关系到是否能够实现城乡人口有序流动。另外,就是要未雨绸缪,提前研究“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到期后的土地“三权”问题。

二、宅基地及住房

自古以来,“安居乐业”是人们始终追求的一种生活状态,住房乃人生大事。目前,农民大多数拥有宅基地及自建房,而城镇人口更多的只是购买商品房。在实现户籍制度无差异化、城乡人口有序流动过程中,要妥善解决宅基地及住房问题。一是按照“一户一宅”的原则,开展农村(及部分城镇)宅基地的清查,打击违章建筑、一户多宅、无序分户等,保证广大人民群众的权益。二是研究解决因人口流动导致的宅基地及住房闲置问题,有效利用资源。三是研究解决实现统一的城乡户口制度,拥有无差异的户籍以后,因城乡人口流动,原来没有宅基地群体(城镇户口)能否获得新的宅基地?如何获得?原来有宅基地群体(农村户口)能否对宅基地进行处置?如何处置等?

三、市场机制

破除阻碍各路资本和技术人才向乡村流动的体制机制,真正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让城市的社会资本和社会资源广泛的参与到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发展之中,实现城市资源与乡村资源结合,推动产业兴旺,促进城乡融合发展,建设美丽乡村,为城乡人口有序流动创造良好环境,奠定物质基础。重点是对三个制度(土地、经营、产权)和三个体系(产业、服务、治理)进行改革创新。

四、文化融合

    千年的农耕文明(乡村文化)和近现代形成的现代文明(城市文化)之间的差异是实现城乡人口有序流动迁移的思想障碍之一。在整个改革过程中,始终要关注思想文化层面的问题,注重两者文化的交流碰撞,要以优秀的传统文化为纽带,促进乡村文化和城市文化的互补兼容,促进共同发展,为城乡人口有序流动奠定思想基础。(作者:赵发扬   民建黔南理论委主任、州直一支部副主任)


分享到:0